傾訴者 秦女士 31歲 職員

  1 

  媽媽三婚我很抗拒

  昨天,是我媽生日,我糾結了好半天,才決定還是去看看她。我真的特別不願意去她的家,可心裏還是惦着。

  我到她家樓下時,正好看到我媽騎着電動車回來,車上是大包小包的菜、肉還有生活用品。因為她家的小區不允許電動車進電梯,所以她吃力地把一包包東西從電動車上搬下來。我只好上去幫忙,正好看到旁邊一輛汽車,那車我認識,是她現在同居的老頭兒的。我一看那車心裏就有氣,問我媽:“他在家,車也在,怎麼不開車去買趟東西呢?”我媽現在住的這個地方,是一處比較新的還遷住宅區,配套設施還不是特別完善,去趟大超市,開車不到10分鐘,騎車就挺不方便了。我媽沒説話,她可能是知道,她説什麼理由我都得生氣。

  我們倆拎着一大堆東西上樓,我媽打開房門時,我第一眼就看到她現在同居的那個男的,正坐在客廳裏看電視,看我媽兩手拎着東西,都沒有站起來接一下,還自顧自地喝着茶,看着電視。我的氣都頂到腦門兒了,心想,我要是沒趕上,這些東西我媽一趟都搬不上來,他就跟沒事人一樣在那兒坐着。我瞪了那人一眼,也沒和他打招呼。   

  放好東西,我媽連衣服都來不及換,就滿面春風地問那個男的:“你想吃點什麼?有新買的魚,你昨天説想吃茄子,我也買了。”那個人還是兩眼盯着電視,淡淡地説:“我突然想吃包子了,包點韭菜包子吧。”我媽愣了一下,又陪着笑説:“我沒買韭菜,要不,我再買一趟去。”那男的説:“去吧。”我當時就火了,衝到那男的面前説:“我媽剛買東西回來,你跟大爺賽的,在這兒還點吃點喝的。今天是我媽生日,我媽不做飯。”之後我就拉着我媽説:“我和您外面吃飯去。”

  我媽沒和我去吃飯,還嫌我不懂禮貌,把我數落了一頓,不歡而散。我心裏特別恨那個男的,也有點恨我媽,這是我媽的第三次婚姻了,這次也不能叫婚姻,沒辦手續,只是同居。從一開始,我就反對這件事。

  2 

  粗魯繼父讓家疏離

  我記不清親生父親了,我很小的時候,爸媽就離婚了。我跟着我媽,在我四五歲的時候,我媽再婚。我對繼父的印象不好,倒不是他虐待我,而是因為他是一個沒什麼文化,脾氣又不好的人。他不能説是壞人,也還算疼我,經常給我買零食什麼的。我媽和他結婚兩年多後,生了我弟弟。有了弟弟之後,繼父比較偏心,天天回家就抱着兒子親不夠。我媽因為要帶弟弟,對我的照顧也少了。

  我這一代人,大多數是獨生子女,我看同學們一個個在家裏都是寶貝,可我在家裏真是沒什麼地位,有時間還得幫我媽帶弟弟。我心裏就特別不舒服,自然抱怨我媽。我繼父是個粗人,有事兒就大喊大叫,動不動就掀桌子,我很討厭他。我弟弟讓繼父寵得不像話,我媽也不敢管。我越大越覺得我媽和繼父教育方式不好。我看我弟弟全身都是毛病,不聽話,腦子笨,一點規矩都沒有。我就總想管他,可我一管,我繼父就和我吼,告訴我:“我兒子輪不到你管。”可我媽還不向着我,總説我:“你讓着點你弟弟,他還小。你別老惹你爸鬧。”本來青春期的女孩子和媽媽關係就弄不好,我媽再老是這樣,我和她的關係就更差了。

  我從上大學後就不怎麼回家,要是回家,也必定和家裏那三口吵架。後來大學畢業了,我在外租房住,偶爾回一次家,我繼父就説我:“我養你20年也白養,掙錢了,連瓶酒都不給我買,你這是什麼孩子?”後來我媽總是偷偷塞給我點錢,讓我給他買點啥,説畢竟他也是你爸。我告訴我媽:“我不是在乎錢,我就是不想給他買。他是我什麼爸啊,天天罵大街,喝大酒,我從小就覺得他丟人。”我媽卻總是勸我,説我繼父也不是壞人之類的。一説這個,我們娘倆就吵架。

  後來,我繼父居然要讓我和他侄子談戀愛,那個人,絕對就是我繼父那家人的本質,沒文化,渾不講理的那種人。我怎麼可能和那種人在一起。可是,我媽居然又勸我,説:“他們家經濟條件還不錯,這孩子人長得也挺好,還能賺錢,跟他吃不了虧。”為這個我和我媽又吵了一架,我覺得我媽簡直就是沒原則。我繼父知道我不同意,就跳着腳大罵,還告訴我,以後結婚別想從家裏拿一分錢。我和家裏的關係就這麼越鬧越僵,後來,我確實沒要家裏一分錢,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了。

  3 

  老媽再婚重蹈覆轍

  我結婚以後,基本上和家裏不來往,最多和我媽有點聯絡。兩年多以前,我繼父病逝,他年紀不大,估計就是老喝酒鬧的。繼父去世一年多以後,我弟弟鬧着要結婚,説是女朋友懷孕了,不能不結。他沒穩定工作,又沒房子,拿什麼結?我繼父給他存了一點錢,自己看病時花去不少,別説買房,連結婚辦事都不一定夠。可我弟弟死活要結婚。我媽決定自己搬出去,把住的房給我弟弟。這個決定本來我就不同意,可我也管不了。

  開始我媽是租房,租了不到三個月,突然告訴我,她要和一個男的同居,説是別人給介紹的對象,比她大10多歲,快70了吧。我勸我媽,跟這人認識時間不長,歲數也不小,就這麼草率同居不好。可是我媽説,她接觸了幾次,覺得這男的還可以,退休前當過單位領導,經濟條件不錯,老伴兒去世了,兒女們都不在身邊,她認為合適。我媽根本沒聽我“再觀察觀察”的建議,就搬去和那個老頭兒同居了。

  我媽媽的新家我去過幾次,每次我都能感覺到那老頭的傲慢,見到我愛搭不理的,對我媽就像對待保姆一樣,當着我的面兒,就指使我媽幹這幹那。我和我媽説:“您憑什麼這麼伺候他啊,他根本就沒拿您當老伴兒對待。”可我媽卻説:“人家對我挺好的,最起碼不像你爸那樣又打又罵的。再説了,我在這兒住得寬敞,生活費也不用我的錢。你想啊,你弟弟佔着房,我也沒地兒去,省下租房的錢,還可以貼補你弟一些。我吃人家,花人家,伺候人家還不是應該的啊。”這些話聽得我特別扎心,我覺得我媽真是沒志氣。

  我媽和這個同居的老頭在一起快一年了,也沒辦結婚手續,一天忙到晚。幾個月前,那老頭兒還住院一次,我媽在醫院裏忙活了半個來月,結果人家兒女回家還數落她,沒照顧好他們的老爸。我媽也向我訴苦,我就告訴她:“都是你自找的。”我這麼説,我媽又不高興,好幾天也沒理我。我真覺得,我媽這日子過得太堵心了。

  情景再現:

  魏然:“你覺得媽媽現在生活得不好,你有辦法幫助她改變現狀嗎?”

  秦女士:“我在勸她離開這個男人啊。”

  魏然:“她離開這個男的,你能給媽媽解決住處和生活難題嗎?”

  秦女士:“她就不應該把房子讓給我弟弟住,不然,她拿着退休金,日子可以過得挺好的。”

  魏然:“問題是,你媽媽做不到不管你弟弟吧。”

  秦女士:“我弟弟是成年人了,不能老這樣,我就沒有用家裏一分錢。”

  魏然:“是,你弟弟沒有你這樣的勇氣和能力,這個現實目前沒法改變,你一再要求你媽媽離開現在同居的人,你能給她想出更好的辦法來生存嗎?”

  秦女士:“目前不能,我自己也沒有能力把她接到我那去。”

  魏然:“要是這樣,就不要再苛責了,你不能為媽媽分擔和解決問題,只是在一邊説這樣不行,那樣不行,還要不斷提醒她在受氣,她連個發牢騷的人都沒有,日子就更難了。”

  魏然道來: 

  聽着這個女兒的傾訴,對她母親既同情,更多的是無奈。這位母親的兩次再婚,都是“為了生活”,為了找一個自己可以擺脱困境的“方法”而走進婚姻。結果就是不論遇上什麼人,都得忍着。第一次,不僅是自己忍着,女兒也得一起忍着,所以,這個女兒成長的過程,對親情渴望而又失望,在缺少愛的環境中,讓她不相信愛。第二次,還是忍着,可能這已經成了她的一種生活態度。生活壓彎了她的腰,親人如果不能扶她一把,也別再時常提醒她的難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