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持:阿德(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,三級婚姻家庭諮詢師)

  訴:薔薇 30歲 職員

  我特別喜歡薔薇,不僅因為好看,還在於刺。用天津話説,有刺之人不好惹。我就是想做這類女人。

  阿德:有句話不是説,外表多強悍,內心就有多軟弱?

  軟弱就會捱打,這是個亙古不變的道理。回顧我的成長史,我的外表沒少給我帶來困擾——現在我才1米52,剛上學時更像是一個小精靈。用男生的話説,怎麼看都像是一顆扁豆。這句話對我打擊特別大。雖然那時候我還沒有情竇初開,但身為扁豆也是有自尊心的。

  可外人不這麼看。我爸媽也覺得我沒有主見,難聽點就是逆來順受。他們覺得我學習成績不好因為腦子不夠使,説話吞吞吐吐也是天生髮育不全。比不上其他家小姑娘古靈精怪,還好還剩下最後的——有點老實。

  於是這個詞成為了我的標籤。爸媽再三囑託老師,説孩子太老實請您多照顧;老師找來我的同桌,説我老實,多帶動帶動;我的同桌轉眼告訴了其他女同學,説我太老實,可以讓她做個陪襯。所以你看,這就是我的命運——在我還沒有能力發聲之前,周圍的人對我已經進行了定義——老實,沒啥主見,可以做個輔助或者旁邊看着就好,不可能當主角。

  阿德:你內心一定有一萬個“憑什麼”。

  如果我被外界催眠了,也許我根本就不會再反抗。逆來順受多容易啊,反抗才需要勇氣。特別是對於孩子而言,反抗的代價其實很大——在女生圈子裏,如果你沒有個人特色或者過於獨特,其實是容易受到排擠的。別看我這麼不起眼,從小就飽受女生們的欺負。小到打水打飯排隊,大到競選班委社團學生會,甚至連文藝演出,我都要當別人的替補。在她們眼裏,我這樣的人天生就是替補,安分守己的當好替補就是我的命,為什麼會難過呢?

  我就是不甘心。我成績不好,可是也有比較擅長的學科,我長相一般,可我為人善良心思細膩。我是沒有什麼人緣,更不用説異性緣了,可我珍惜能夠拿我當朋友的人,尤其是平等對待我的人。

  我特別感謝我的語文老師。那是初二的事情了。當時我們班換了一位語文老師,年紀不大,教書只有幾年。她看起來有點內向,加上我們班男生挺多,課上秩序有點亂。因為這個事,不少家長向學校反映,好學生的家長覺得這樣的老師不能服眾,直接影響了孩子學習效果;後進生的家長認為任憑孩子自由散漫,釀成大禍學校沒法負責。我觀察了這位老師,她鬱悶了一段時間,然後在一節課上表明瞭立場:誰都不好惹,千萬別踩她的底線。如果配合她工作,就做師生,如果還成心搗亂,她自有很多反制措施。

  看着她一臉嚴肅的樣子,我恨不得當場給她鼓掌。自此之後,她似乎是換了一副面孔,笑容變少了,語調變高了,課上紀律也變好了。半個學期時候在分析試卷課上,她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説,其實誰都有狠的一面,她是拿同學們當朋友才會温柔相待,可惜大家並不領情。

  阿德:所以你覺得,想把內心的小野獸放出來。

  我就在想,我能用什麼證明自己?我個頭似乎是長不高了,青春期之後,臉上還有不少青春痘。比美貌和身材,我甘拜下風,唯一能抓住的,只有學習了。我偏科嚴重,才讓我總成績不盡如人意,如何避重就輕?我決定破釜沉舟——主抓擅長學科,短板學科幾乎放棄。高二分班之後,我的成績在文科班裏扶搖直上,最終穩定在年級前三。

  我想説的並非學習方法。而是通過這樣的方式,我找到了一些底氣——再向別人證明的時候,我其實是想自己證明了我能行。但即便我考入了不錯的大學,從事着感興趣的專業,因為我的外表,依然遭受着各種各樣的誤解。

  阿德:聽你的故事,有點不斷升級打怪的感覺。後邊有遇到了哪些大Boss?

  比如在研究生推優階段,明明我的各項成績更優秀一點,可班主任和老師們更傾向於其他人;在應聘面試階段,我也是屢屢受挫。還沒等我表達完入職訴求,我已經看到了招聘主管眼睛裏,對我能力產生了深深懷疑。

  戀愛和婚姻也是很大的阻礙。現在的男孩們似乎不太喜歡小巧玲瓏的姑娘了,更別説身材外表是值得是否交往的硬指標。我的老公是我主動追求的,用他的話説,對我第一眼真的沒有任何來電——弱不禁風的樣子不像是林黛玉,更像是一個初中生。結婚之後,我同樣遇到了婆媳問題。我的婆婆是個東北女人,風風光光了半輩子,和我溝通時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在吵架。我起初也有些不習慣,覺得她總是在找我麻煩,並且對我的生活橫加干涉。

  阿德:你是如何一一闖關的?要知道,抓住機會拼命地展示自己,真的很累。

  因為我天生就矮,想被別人發現,就得跳得更高。上大學時,為了爭取保研名額,我儘可能把所有資料都準備妥當,用成績説話,讓所有人啞口無言;應聘落選,我不甘心直奔招聘單位,不斷央求主管給我表現機會,終於用求來的短期實習證明了自己的實力,名正言順地入職;每天到點下班,我都會多留半個小時,一是總結下工作進展,二來做好後邊的計劃。我當然相信天賦,可我更願意接受勤能補拙的道理。

  男友是我追的,婚姻是我選的。所以我要對自己負責。我要做好妻子這個角色,並且為當好媽媽做足準備。我跟老公説過,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談,你不能解決的事情告訴我,我來幫你。我跟婆婆説,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邏輯,既然我們已經成立了家庭,我一定會把小家經營好。

  我似乎變得越來越強勢了。這當然是我的保護色。但我深深地體會到,只有我主動,才不會被動。

  [阿德説]贏家

  阿德,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,三級婚姻家庭諮詢師

  如果人生非要劃定輸贏,什麼才是我們值得成就的?這個問題屬於有閲歷的人。

  養尊處優的日子當然好,只不過缺少那麼一點滋味——所謂的話語權,就是當我們發言時,別人的眼光齊刷刷聚過來的瞬間。在這樣的時刻,更需要閲歷來支撐你的篤定、見解和格局。

  又何嘗僅限於這個瞬間。讀書、工作、結婚、生子,人生的種種選擇、小到每一天的穿衣打扮,都應該打上個人深刻的烙印——正如薔薇所説,只有我主動,才不會被動。

  我特別欣賞拼搏二字。拼的是閲歷,博的是機會,天地何其大,總有屬於我的那片天空。